已經被警方查封的陝西興麟房地產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華商報記者 卿榮波 攝(上接A06版)
  危機公關“專業高效”
   在一本房屋中介《信貸及售後相關問題》的冊子中,72個假設的問題幾乎涵蓋了消費者可能有的疑慮,吳秉麟對此一一開出處方,讓員工們按照冊子的問答形式一一應付消費者。
   這個背面印著“專業 高效 快捷”的藍黃相間的小冊子,華商報記者翻閱後感慨萬千,簡直就是這個中介公司“危機處理手冊”。
   這個冊子是2013年11月印製的,出版單位儼然寫著“中國房地產經紀機構總部”,華商報記者查閱網站發現,國內竟然沒有這個機構。顯然,在“興麟”王國中,它們已經以“中國房地產經紀機構總部”而自居了。
   對那些離開“興麟系”單獨乾的員工,“興麟”總部甚至會下發協查令,“公然挑釁我公司實力,且多次對我公司進行造謠誹謗,詆毀我公司聲譽,給公司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及無法輓回的間接損失,情節極其惡劣。目前此人下落不明——務必集公司萬人之力,找到此人……”
   對於一些網民發的揭露“興麟系”詐騙的帖子,“興麟”一般會以正面的宣傳來在網上沖淡負面影響。華商報記者調查發現,“興麟”主要以召開多少次員工代表大會及公司領導參加慈善公益活動等多種形式,來樹立正面形象。
   當地媒體記者爆料,“興麟”高管曾不止一次聲稱,如果媒體不報道,他們就不參加某些慈善活動。
   2013年7月11日,“興麟”公司發佈了一篇“網上惡意詆毀誹謗中國興麟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形象”的法律聲明,由於類似東西很多,網友一直少人關註,直至“興麟”騙局曝光後,大家才發現這不僅是一種公關伎倆,而且“興麟”還會通過各種手段,讓自己更像個正規企業,包括打維權官司。
   華商報記者手裡一份判決書也證明,“興麟”公司曾為了“以正視聽”,和“誹謗”他的消費者打了場官司,最終以消費者敗訴告終。
   除此之外,“興麟”公司還非常重視“微博”這種自媒體。
   幾乎所有地市的“興麟”公司,都有自己的微博。每個微博的頭像都是“興麟”的LOGO以及他們的口號——“為您找家”。
   2014年9月2日,新浪“寧夏興麟房產微博”在轉發了最後一條“利比裡亞護士罷工”的微博後,這個微博再也沒有更新。
   華商報獲得的一份“興麟”接待記錄薄顯示,是否給客戶退錢也是個眼色活。
   其中一頁顯示有2次給客戶退款的原因是因為“聯繫了×××報和房管局的人”“××電視臺的,沒談好,下周退款”。
   有網友驚嘆,“興麟”公司的危機公關以及現代媒介的應用,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目的就在於打壓負面輿論、維護騙局不崩盤。
  兩年給村裡老人發20萬慰問金
   發跡後的“平子”雖然不經常回家,但只要回來,還要和大家坐一坐。不管到誰家,吳秉麟總要到附近小商店買些酒煙,和大家一起說說話、喝喝酒。
   有時他會開很高檔的車回來,“我們也不知道那叫什麼車,反正闊氣得很”。
   村民覺得,“平子”雖然在外面乾的事很大,卻似乎沒有一點架子,也不嫌棄鄉下一二十元的酒不好,喝起來照樣很豪爽。
   吳的堂哥吳秉喜覺得,堂弟“平子”不管在外面咋樣,在村裡是個大好人,誰家只要生孩子、娶媳婦的,吳秉麟碰到總會給行個禮。誰家老人看病沒錢花,只要向他張口,吳秉麟總會給的。
   華商報記者調查中發現,吳秉麟每年會拿出10萬元慰問本村70歲以上老人,但這樣的善舉,“興麟”公司網上卻沒有隻字片語宣傳報道。
   窖坑子村村委會主任王滿堂證實,大約在2012年和2014年春節期間,吳秉麟每年給村裡70歲以上老人以及沒有生活能力者,捐贈錢、物10萬元。
   鎮上的教師高登月(音)退休後主要從事紅白喜事以及商業演出的錄像、拍照工作。他清楚地記得,2014年大約春節後,他被窖坑子村村委會邀請去拍攝吳秉麟捐贈的場面。
   高登月說當時吳並沒有在場,而是由吳的父親代表,慰問村上70歲以上的老人。吳父穿戴普通,很多老人當日排隊,領取每人600元錢的慰問金及米面油。
   80歲的吳文連也領取了,他是吳秉麟的堂伯。他說很多老人都很激動,誇獎“吳家出了這麼好一個娃娃,孝敬老人呀”。
   高登月回憶,當時參加捐贈儀式的還有下馬關鎮鎮長包懷軍及縣委組織部的領導。9月11日,記者多次致電該鎮鎮長高懷軍,均未接通,發短信也不回覆。
   讓一些村民感慨的是,當時吳秉麟老家還是破舊的房屋,“20萬元,可以將吳家的老房子推掉,重新蓋起再加上裝修”。
   一些村民回憶,也就是在2012年,吳秉麟的父母和弟弟以及小妹離開了村子,莊稼也不種了,“因為兒子將他們接到銀川享福去了”。
   一些和吳秉麟要好的同學朋友也去銀川投奔他。有的人幹了幾個月後偷偷跑回來不想去了,一位曾經在山東給吳打工的同學回來說,“感覺就像傳銷一樣”,他還因此欠下不少的債。
  “為您找家”,讓多少人找不到“家”
   在下馬關鎮,張海(化名)被認為是吳秉麟最好的朋友。
   張海曾經是下馬關最早賣摩托車的老闆之一,早年就致富了,但他看到吳秉麟的生意後,才發現“自己這根本不是什麼生意。充其量就是個混飯的小買賣而已”。
   很多人都說吳秉麟將張海害慘了,因為他們是結拜兄弟,張海投奔吳秉麟“想跟著兄弟掙大錢”。經過多方打聽,華商報記者終於聯繫到了張海。
   張海說自己在四川,但用的卻是山東的手機號碼。他說自己在要好的朋友中年齡最大,所以大家都叫他大哥,吳秉麟也這樣稱呼。
   張海跟著吳幹了5個月,吳秉麟讓他跑市場,很辛苦也很累,但卻一直拖欠他的工資,原因是公司財力緊張,沒錢發工資。最後,幹了5個月的張海不得不離開。
   他說兄弟一場,自己現在什麼都不想說。
   下馬關鎮另外一個王姓老闆還算幸運,他說他很早就認識吳秉麟。今年8月份,吳家蓋房子的時候,吳秉麟回來過一次,到他的商店來買礦泉水,讓他幫忙送到工地上。
   去年2月份,王老闆通過吳秉麟的一個助理楊某,在銀川買了一套房屋,王老闆交了31萬元,承諾45天過戶,但是2個月過去了,遲遲不能過戶。幸運的是,王老闆最後拿到了退款,現在想想,他還是出了一身冷汗。
   9月11日下午,下馬關鎮窖坑子村天空烏雲密佈,雨滴時小時大。遠遠望去,吳家沒有修建完畢的房屋,如一座孤城擱淺在黃土高原上。
   有本事的“平子”現已入獄,他的父母家人會不會離開城市,重返這塊土地,入住這個蓋了半截的新家呢?
   “為您找家”的“興麟”,會使多少人找不到“家”?
  宣稱300家店 實則註冊129家
  西安“興麟系”或存非法經營機構
   昨日,華商報記者查詢得知,“興麟系”陝西興麟、盛居房地產營銷策劃有限公司在西安市工商局註冊登記的分支機構,分別為94家和35家,合計129家。
   但日前華商報記者在這兩家公司採訪時卻發現,關於這兩家公司分支機構的數目,其中興麟房地產公司為200家,盛居房地產中介分支機構為100家,其分支機構圖表就懸掛在公司內部非常顯著的位置,給人感覺該公司實力非常雄厚和強大。
   記者調查發現,在西安市碑林區邊西街附近,有一家興麟房地產中介第126分公司,但在西安市工商局顯示註冊信息上,根本查不到第126分公司的任何信息。在西安市鳳城二路陝西盛居房地產營銷策劃有限公司西安第一分公司西側走廊牆上張貼的噴繪表格可以看到,盛居在西安的公司已標註到了第100家,但這100家分公司只有部分公司張貼著店長、店員的照片,如在第88分公司的欄目下,就有店長劉某和店員張某、權某的照片,剩餘很多分公司只有數字標註,並沒有相關工作人員的信息。
   陝西莊威律師事務所周興武律師表示,未能取得工商行政管理部門頒發的營業註冊資格證書就從事房地產中介經紀活動的,應該都是非法經營機構,如果同時也未能取得房管局頒發的“房地產中介服務機構資質”和房地產“經紀人”資質的,即屬於“黑中介”。類似興麟房地產中介第126分公司,如果在工商部門未取得註冊資格就應該屬於非法經營機構。
   根據註冊等級的情況分析,興麟、盛居房地產中介在註冊登記的數量和排序上,出現“斷檔”、“跳躍”的情況,實際情況是,或者根本就沒有他們對外宣稱的那麼多分公司,或者有實體存在,但並未取得營業執照,屬於非法經營機構。
   周律師表示,現在有很多機構對外宣稱自己公司實力有多麼雄厚,分公司有多少,其實根本就沒有那麼多分公司,只是在製造一種假象,故意欺騙老百姓。 華商報記者 景冀  (原標題:一個80後農家子弟的失敗“逆襲”)
創作者介紹

noel

yo95yohl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